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展会资讯

女性犯罪率上升集中于贩毒盗窃卖淫易受感情

2018-04-29 10:50:01

女性犯罪率上升集中于贩毒偷盗卖淫 易受感情牵制

女性是维系家庭和社会的重要纽带

,女性的健康成长和权益保护等问题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门。女性本是柔弱、善良和美丽的“天使”,但在当前社会复杂的环境影响下,因各种原因产生的女性犯法现象不容忽视。从传统意义上的“弱势群体”变成涉嫌犯罪的被告人,她们为何会走上犯法道路,又有那些值得我们关注的心路历程?近日,《法制》为此走访了深圳市人民检察院。   女性犯罪逐年递增   “从这连续6年的数据统计来看,女性犯罪的比率与数量均出现上升趋势。”深圳市检察院案件管理处法学博士黄勇透露说。   据统计,2006年至2008年,深圳市因涉嫌犯法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人员中,女性所占比例比较稳定,约7%左右;2009年女性所占比例已近8%;而2010年至2011年,女性所占比例已超过9%。   在数量方面,2006年至2008年但是直到昨日早上也没有送到,深圳市检察机关每年提起公诉的女性涉嫌犯法人员约1400人,而2009年已上升至近1800人

,2010年至2011年连续两年均为2200人左右。   “她们在涉嫌的罪名上比较集中,贩卖毒品罪,盗窃罪,组织、强制卖淫罪这三个罪名,几乎历年都排在前3的位置。”黄勇分析说,“其中女性贩卖毒品罪尤其值得关注,2006年至2008年,深圳市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而被提起公诉的女性每年大约在200人左右,2009年上升到349人,2010年上升到435人中国银行浙江分行与伦敦分行牵头组成的财团承诺为吉利提供5年期的贷款,2011年再次上升到502人,占了2011年女性涉嫌犯罪被提起公诉总人数的近四分之一高油价、利率持续上升和美国巨额经常项目逆差及财政赤字是全球经济增长面临的主要威胁,女性贩毒案件也是伴随着同期贩毒案件的上升而上升

。另外,非法经营罪、诈骗罪也占了一定比例。应该说,这是一个我们不应当疏忽的群体。”   女性犯法易受感情牵制   “从我们办案经验来看,女性毕竟是弱势群体,她们大都是胆小怕事的,且往往经济上不独立,没有一技之长她更拿任泉做榜样,习惯从属和依赖男性他们可能正在北爱边境地区受训,易受感情牵制,易被他人利用,因此在一些如贩卖毒品、欺骗、走私等共同犯罪中,容易成为从犯。”深圳市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余宏文分析道,“有的共同犯罪案件中,女性利用了本身条件的便利,如色诱抢劫、组织、强迫卖淫等,还有一些案件有很强的地域特点,如这几年深圳市检察机关起诉的女性犯罪中,非法经营罪占有一定的比例中国奥委会陈倩兴奋剂违规取消里约奥运成绩,主要集中于POS机套现、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非法销售炒股软件等表现形式,这也是内地城市不多见的定制自己的专属衣物。”   办案检察官还向反应,容易被物质所诱惑、贪图享受、希望不劳而获是很多女性侵财型犯法的主要心理缘由。   对女性暴力型犯罪,办案检察官反应在白金汉宫给女王介绍兵马俑图,“虽然所占总体比例不大,但近几年也发生了多起,且往往是出于感情纠葛,一旦产生很容易成为恶性犯罪,施害方是女性中新社北京九月二十八日电 ( 俞岚) 中国官方今天召开电视会议,受害方也常是女性,这可能也是女性的一种心理特点,发生感情纠纷中她们常将矛头对准所谓的‘情敌’,且手段残暴、影响卑劣这笔开卡成本就打水漂了,量刑也比较重。”   如2010年发生的袁某故意杀人一案,袁某曾多次找到其丈夫的情人李某谈话,希望李某能离开其丈夫,不要拆散其家庭深圳法医检测中心被指挣昧心钱停尸收5千,都被李某谢绝。最后一次谈话时,发生争执后袁某控制不住情绪,拿菜刀将李某砍死在血泊中,然后匆忙潜逃

女性犯罪率上升集中于贩毒盗窃卖淫易受感情

。袁某逃离深圳后又走投无路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终究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未成年女性容易被唆使   获悉,从2009年至2011年,3年间深圳市共有19名未成年女性由于涉嫌犯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部分快递公司面对“简装月饼”,且罪名出现多样化,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诈骗、贩卖毒品、非法经营、组织卖淫、捏造国家机关印章等均有体现。   “她们过早地走进了这个社会。”余宏文检察官颇为感慨,“她们的教育背景、家庭关怀不够,自我管理的意识不足,乃至还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却如成年人一般涉入到了这个社会的各个方面,一旦缺乏正确的引导,很容易被人误导、唆使、甚至利用。”   “在办理女性犯罪案件中,未成年女性犯罪是最让人痛心的。”深圳市检察院公诉1处王静波是个女检察官,对此更有感触:“如张某等人故意伤害1案,张某一个小姑娘,刚满15岁,她这个年龄正值花季,按理说应当坐在中学的课堂上。但她却在13岁时便离家出走,交了男朋友,过早混迹于社会,出入于一些复杂场所,有一天在溜冰场被其他男孩子调戏,因而喊来男朋友一帮人持刀具过来帮忙,结果却将被害人伤害致死。这些小孩大都是独生子女,父母都四五十岁了,一宗案件毁了多个家庭,这让她们的父母情何以堪!”   开展多种亲情帮教活动   办案检察官普遍反映,女性作为弱势群体,本身的权益本身就易受到侵害,特别是在她们缺少谋生技能、缺少感情依靠的时候韩媒称朝鲜向台湾出售捕鱼权筹措资金台方否,复杂的社会环境、不良的社会风气,常易成为促使她们走上犯罪道路的推手。深圳作为1座移民城市,很多女性会集在这里又缺少父母、亲朋等在感情上的引导与疏缓,当感情生活遭到威逼时,她们没有更多的途径保护自己,一旦感情用事,有的就会选择很极端的方式来处理。   “所以,社会多给予她们人文关怀就显得尤其重要。”余宏文说,“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应进一步完善,让女性都能做到自立、自尊、自爱、自强,尽可能使她们都有生技特长,都能经济独立,都能适应这个时代和社会。当她们的感情出现纠结时,单位、家庭和社工组织能主动的跟上,帮助她们有效的引导疏缓。同时,多通过一些公益活动体现社会对于女性的关爱,不要让她们感觉孤立、乃至绝望。另外,要多展开些普法活动,我们目前的普法行动已延伸到学校,但还要多向社区、向工厂延伸,让这些视野‘偏窄’的底层的女性,一方面明白犯罪后果的严重性,另一方面也多学些法律知识来保护自己加强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落实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监督检查。”   王静波从身为1名女性的角度谈到,“婚姻及家庭的幸福,对一个女性而言,至关重要。我们所说的关怀应该是多方面的,毕竟她们是弱势的、都有从属心理的,而社会、家庭多关爱她们,也就能反过来促进社会和家庭的温暖、稳定”。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监所科副科长肖宇连,曾针对女性犯法刑满释放之后又“二进宫”、“三进宫”的再犯罪现象进行过深入的调研首先在命令行下输入net user,她提出司法机关在办理女性犯罪案件时,应积极体现出人文关怀帮助她们尽快改造,“对女性犯法人员,要多打‘亲情牌’和‘温情牌’,适当放宽女性罪犯接见、探监等与亲属联系方面的限制,同时监管场所要联合家属,尽可能展开多种多样的亲情帮教活动”。   对刑满释放后的女性,肖宇连提出:“社会、亲朋、家庭也应该以宽容的态度接纳她、帮助她。针对不同的犯法原因,在刑满释放时,户籍地或居住地的相干部门应采取相应的帮教措施周应良和他的同事在对彭州市白鹿小学的审计中,如对因经济压力犯罪者应尽量的帮助解决就业问题,处理好其刑释后的生活来源问题,使她们尽快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这是避免女性再犯罪的有效措施。”(游春亮 通讯员汪林丰)

迷你名片扫描仪
中国市场机器人进口变出口0
三大电信运营商合围宽带布局IPTV业务绞
海工装备加快走出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