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展会资讯

口述嫁给富豪老夫少妻让爱窒息

2018-06-15 23:28:15

我是学音乐的,94年从四川音乐学院毕业后,分在内江某师专做老师。那时刚20出头

口述嫁给富豪老夫少妻让爱窒息

,心中有许多很浪漫的想法,身边的学生比我小不了多少,和他们在一起,除了唱唱跳跳,也会有时间一起想想未来的模样。当时最大的愿望是能有机会在全国的电视大奖赛上拿到名次,那样一来,生活从此就是一路阳光、鲜花做伴了。

我也曾经参加过一些类似的比赛,从专区到省里,光说声音条件的话,我自己觉得并不比很多出围的选手差。但从一开始报名、找老师、疏通关节、做广告,所需花费实在太多。我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为了能让我上艺术院校,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上面一个哥哥,正是要结婚的年龄,他的钱更不敢动。

就这样,看着身边的人,甚至一些条件并不如我的得了奖,去了北京,灌了唱片,一些已经有了小名气,报纸上能看见她们的照片了,有人开始谈论他们的绯闻了。这其中有我的同学,也有我的学友,当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但短短几年过去,我和他们已经拉开了距离,而且,在我视力所及之内,我能感觉到我们的距离将会越来越大。

95年冬天,我的同学林丽--她当时已经在中央电视台上露过一次面了,回成都来办事,大家邀约到母校,一是给她接风,二来也是为了聚会。那天天很冷,我从内江一早就坐火车往成都赶。因为时间紧,没法挑车次,上了车才发现到处都是破碎的窗户。寒风习习,冷得要钻进人的骨头缝里。那天为了见同学,我特意好好收拾了一下,呢裙毛衣,外面是件中看不中用的风衣。风吹得人无处可躲,我到处看有没有能躲的地方。结果裙子被挂在了一个行李包里伸出的尖角上,嘶啦一声,破了。

赶到学校,快中午了,该来的都来了,大家围成一桌,就等林丽了。还说有人已经去机场接她了,她时间紧,最多只有两个小时的空。很多同学都是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大家凑到一起,心情特别愉快,说东说西的。突然,去机场接人的男同学回来了,一个人,说林丽下了机场就被文化局的一群人接走了。

气氛顿时有些不快,开始还有人指责那个男生没有尽力把她拉过来,渐渐地大家也知道说这样的话无疑小儿科。她不来赴我们这个聚会意思很明显,我们对她没有什么用了。

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打击,我想到自己专门调了课,一大早就起来往成都赶,当然和其他同学相见也很开心,但我们的聚会源于她,而又成了这样的结果,无形中变成了一种伤害。

大家的情绪顿时冷了下来,是失望,也是羞愧。尤其是我,裙子上破的那个口子本来已经淡忘了,但这一刻,却再次清晰地涌上心头,仿佛是块见不得人的伤疤,让我欲哭无泪。

回去的路上,依然寒风飕飕,我连躲一躲寒冷的念头都没有了。坐在晃悠的车上,我想,为什么人和人就要差这么多,我哪一点比她差了,以至于要我去如此敷衍于她?

我想起在学校时,我们也曾一起吃食堂、提开水,和很多学生一样,晚上找酒店去打工。有一年夏天,她的脚下楼梯时崴了,肿得好高,晚上痛得哭起来,我去买酒回来点燃火给她擦。回来的时候,宿舍的门关了,看门的老太太不让我进去,她趴在窗户上大声喊我的名字,让我不要着急,还帮着我一起骂那个老太太。所有的故事,仿佛都还在口袋里捂得热呼呼的呢,可是怎么了,突然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那天回去,我大病一场。路上的风寒也让我第一次体味到人世的冷暖。在病中,我突然悟到,一个人自己的幸福其实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如果一味地等待和观望,你就只能做一个永远在路上奔波着去附庸别人的人,所有的精彩都是别人的,所有的故事都是别人的,给你留下的,除了一遍遍的伤心,就是一次次的惭愧。距离将越来越大,今天他们聚会还叫你去,也许明年同学再聚,能想起我名字的都将不再有几个了。

难道我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完这一辈子吗?被人忘掉,然后自怨自怜,当他们坐着飞机而且还有人专门去接的时候,我只能奔波在火车上,让冷风尽情地吹着。

不行,我不能这么过。

我没有理由在自己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安于平庸的生活,找个男人,结婚,生孩子,也许那样的生活对别的女人是幸福,但我不要。我要出人头地。我也要让他们为我而举行一次同学聚会。

那时,坐飞机来的是我,专门去接的人是我。如果我高兴,我也可以临时变卦--不,我不会的。我要去看大家羡慕的眼光。尤其我要把林丽找到,要让她看着我是什么样子。

2

96年春节过后,我毅然辞职离开了四川。去了深圳。我想,我之所有没有能力做到林丽那一步,就是因为我没有钱。这个社会,只要有钱,我想干什么不可以?我一定首先要挣到钱,挣很多很多的钱才可以。

那一年,我24岁。这之前,有一个让我动心的男孩子,王纯刚,大我两岁,很普通的人。好多年,一直温柔地关心着我,陪伴着我。曾经在特别沮丧的时候也想过要嫁给他,从此一饭一蔬地生活,但心中总有不甘的火花一次又一次地冒出来。我走的前一夜,给他打了一次的,之所以要打而不是见面谈,是因为我怕自己说得太多,反而没有勇气离开。

听到我说要走,他似乎已经预料般,并不多说,只是强调:“如果累了,烦了,还是回来。我会等你,也希望你能记得我。”

我说不,如果我走了,就永远走了。不追求到一种我向往的生活,我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所有的生活最终都还是生活,”我们告别的时候,王纯刚最后说,“离不开最平凡最简单的细节。那些你看上去招摇、晃眼的东西,只是外表,没有任何意义。”

我赌气说我要的就是那个外表。我宁愿要那个外表,也不要什么狗屁所谓真实的生活。

离开内江的那一天,是个阴天,下着小雨。我没有让任何人送我,提着一个箱子,就出发了。火车一路南下,我的心中反而没有了任何紧张。一种从没有过的激越召唤着我,我贪婪地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越来越南了,树是那么绿,稻田是那么广阔。渐渐地,阳光开始热烈起来,渐渐地,我看到了亚热带的南国风光。

到深圳的第一份工是在一家公司里做营销,可能跟我较好的外形以及学过艺术有关,工作成绩一路直上,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很适合做生意。比方我声音很好听,说话清晰,和人打交道很容易吸引别人的视线。

在深圳的收入和在内江是无法相比的,但也是到了深圳,使我的金钱观发生了更大的改变。我听到、见到了更多的一夜暴富的故事,走在街头,能看见非常年轻的女孩子开着名贵的跑车呼啸而过,同样的青春,同样的美貌,她们显然比我要过得高级多了。

比起内地来,深圳是个无比势利的社会。没有钱,永远只能在最底层被倾轧、裹挟。我租住在一个八平米的小房间里,将近一半的面积是一个露台,除了放下一张床,几乎什么都不能放下。晚上,老鼠在蚊帐上跑来跑去,房东有一个四十出头的无赖儿子,过几天来一次,来了就坐在我的房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骚扰我。我不知道如此的日子什么时候能是个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在这个城市算是站住了脚。这年的冬天,第一次寒流来的时候,我终于生病了,肠胃性感冒,很严重,因为我一直不能用房东家的厕所,要去巷口的公用厕所上,结果是狼狈不堪。整整一个星期,我几乎生活在一场梦魇之中。尊严、理性、甚至教养都要遗失殆尽,我产生了一种很可怕的幻觉,我的生活是否从此以后就会像被一股绳索拉着,走向如此混乱的境地,万复不截。

病好后,我开始重新找工作,我想我这次一定要找一份好的工作,一定要有接触到有钱人的机会。半个月后,我找到了宏发贸易公司,做总经理秘书。尽管这份工作的收入比不上做营销的一半,但好歹能有和高层白领打交道的机会了。97年7月,一个炎热的晚上,通过我们公司的总经理,我认识了我们控股集团的董事长汪如海。一个58岁、丧偶、身家千万、在深圳投资早且收益颇有影响的香港老板。

在我的感觉里,他就像一条大鱼在向我缓缓游来。暗夜中,他的笑容、他的身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块磁石一样紧紧地吸引着我。我知道,他这样的男人,在深圳,身边一定是美女如云,缠绕不止的。如果我真的想得到他,一定要拿出不同的做派来才可以。

他在深圳有一幢很漂亮的别墅。几天之后,他的秘书打叫我们总经理送一份合同过去,总经理正在开会,我没告诉他,自己悄悄打车去了。

3

汪如海坐在宽大的、有着落地玻璃窗的客厅里,正惬意地喝着咖啡。我把合同递给他的秘书,就准备离开。他看见了我,突然站了起来。“进来坐坐?”他客气地邀请。我眼睛都没有抬,只是矜持地向他鞠躬,我说我要走了。还有事情要做。

那次他没有留我,但我向外面走的时候,能感觉到我的矜持和羞怯一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果然没几天,他在邀请我们经理去参加一次宴会时,特意提到要我也一起去。

在宴会上,我们没有时间交谈,我一直表现得很平静。也许在心底深处,是对这个男人真的在意了的,情不自禁就想把自己最好、最温柔、最传统、最纯洁、最女性的一面表现出来。在我的想象里,从开始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其实已经是在和他谈恋爱了,或者已经把他当作我生命中的那个男主角了。其实想想,这样的想法可能也会散发出某种磁场的,在人来人往中,他无疑已经感受到了我的磁场。

当时他的身边有个女孩子,不过就看她那样紧张的紧紧缠着他的样子,我就知道,他们并不合适。至少他们的关系并不平等,她的迫不及待,他会蔑视她的。

她很漂亮,这没得说。但对汪如海这个年龄、这个经历的男人来说,漂亮的女人并不是唯一,他们需要的是心灵的感动,正因为很难感动,所以但凡有那么一个瞬间,就一定可以抓住他的心的。

从那以后,我小心地关注着汪如海的消息,小心地在他的身边适当地露着面。渐渐地,我对他的贪图变成了真正的想念和对幸福生活的渴望。没有什么能挡住我的激情,他是我目光所及的最直接的幸福,我为什么不把握住他呢?

终于,一次聚会时,我唱了一首老歌《水中花》,立刻吸引了他。也许别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这是我查阅了很早的香港报纸时发现的一个细节,他的母亲曾在一次香港的慈善会演上和一个歌星合唱过这首歌。这是我的法宝,没有人会在这上面去费心思,但我做了,而且,在我唱的时候,我就几乎已经知道我胜券在握了。

我看见,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整个人仿佛呆住了一样,愣愣地坐在椅子上。等大家的掌声都响起来时,他依然木木的,一言不发。

会议结束前,他派人来告诉我要我留一会,我专程到他跟前,告诉他我很抱歉,晚上还有事情,必须离开。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太过矫情,但我想,不能让他这么快就得到我,至少我也需要冷静的机会。

一个星期后,他开始给我送花了。

直接送办公室里来,下班打约我。他从没有当着大家的面很正式的追求过某个女孩子,所以当他的花送到办公室里来时,大家都目瞪口呆。他们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时,我只好说我也不知道。

是啊,我又怎么知道。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这样被打动了,竟然打动得那么的认真,他的样子,是要求婚的,绝不同于和其他女孩子来来往往的游戏。九月的一个周末,他派人送来了一件非常华贵的晚礼服,邀请我与他一起出席一次晚会。

这是我们四次平淡约会后的结果。说到平淡,真的平淡极了,甚至他连我的手都未曾握过,我们只是在灯饰流溢的水池边吃着饭。桌布洁白,我穿着最平常的职业套装,他则很温和地问我一些家的事情,上学时的事情。我们的话都不多,他问我我就说,他不说,我也不说。在我年轻的心中,那样的沉默时间是种折磨,但他却告诉我,对他来说,是无尽的享受和喜悦。

激动人心晚会到了,穿好衣服,对着镜子看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将会是个不同寻常的晚会。衣服非常合体,颜色也是我最喜欢的酒红色。当我们一起走进大厅时,大家顿时报起了热烈的掌声。他突然示意会场安静,然后拿出了一条昂贵的宝石项链,举在我的面前,对我说:“金盏,请你做我的妻子,好吗?”

他用这样的方式求婚,是我所未料的。我的眼睛顿时湿润了。我点头,他则把项链轻轻地给我戴在了脖颈上。

4

婚后,我辞去了工作,专心当起了太太。因为我很快就怀孕了。

生活的幸福是我从没有想象到的,我搬到了汪如海的大别墅里,家里有小保姆,有做饭的阿姨。我的任务就是安静地呆在房间里看书、看电视,有时候出去购物,然后等他回家来一起吃饭。

汪如海对新婚后的生活非常珍惜,我身孕在身,不能多出去玩,他总是尽量抽时间陪着我。我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这么有福气,一方面是有钱的丈夫,一方面是眷眷的深情。我对他的爱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厚了。甚至有时候我想,也许一开始我就是爱他的,并不是像我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的心计,是为了他的财产。

不是的。我们是有感情的。

只要天气好,他就会叫阿姨把餐桌搬到二楼的大露台上去,我们看着落日吃饭,凉风习习,不远的小河泛着旋涡。晚上,他抱我坐在腿上,拿本书给我念。都是很美的散文,他说要和我一起做胎教。

怀孕到后期,我的腿开始肿胀了,他亲自给我按摩,每天晚上就坚持。同时他自己也开始锻炼身体,总说要保持斗志,保持精神,否则孩子生下来叫他爷爷怎么办?

我说你胡开什么玩笑。说老实话,58岁的他看上去真的并不显老,多年来对身材的关注,使他的体态看上去还很矫健。头发也没什么白的,男人保养得法,看起来至少比他的本来年龄要年轻十岁。

98年夏天,我在汪如海的万般宠爱中生下了儿子天天。小家伙的诞生,让汪如海欣喜若狂,他大办酒席,招待朋友。神情举止中有说不出的骄傲和豪迈。

带儿子的日子总是忙乱的,我不放心孩子跟保姆睡觉,汪如海老年得子,也一定要事事亲恭。孩子一直跟我们睡在一起。我心疼汪如海白天还要上班,不许他晚上起来哄孩子,他却不听,每次我喂奶,他则一定要跟在旁边。直到孩子睡着,他才和我一起躺下。

结婚后的一两年里,汪如海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和出差,他为了我和天天开始深居简出,以至一段时间深圳的商界提起他大家都会好笑。对我来说,趟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关怀。

(女人责编:朱琳)

汽车车灯如何选购?
高低温拉力试验机的维护保养
反补贴调查的情况
橡胶硫化仪的安装使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